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Month: December 2018

2018-10近况

最近几天突然有了表达的欲望,想写日记,好久没有这种感觉,因为生活一直就像池塘水面,没什么波澜。其实每年我都会写一长篇日记文,那就是年终总结,平时的生活点点滴滴也会发短博文,微信豆瓣之类,但是,中长一点心路文很少。

两个月半前,我做了一次重要生活抉择——收起哲学,和学术计划,重新拾起软件编程。做这个转变基于两个契点,学术计划基金即将耗尽,还有最近一次试恋的经验。

游陶渊明纪念馆

#庐山游记#

三天三夜的庐山独游结束,想写点什么。人在城里待久了,一直都有下乡歇歇的愿望。这次的庐山游其实很偶然,虽然计划有近一个月 。因为出发很突然,旅行的意义也在疑惑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我从来默许,但是一想到旅游景点的商业化,各地景观同质化,一上火车我就疑惑,脑子发白。现在坐上回归的列车,感觉钱没白花,收获也算不少。

2017年终总结

2017是沉积的一年,因为回顾今年的文字创作,量比2016年少了一半不止。我想除了忙于输入,主要是精力和沉思的时间投入都不如去年,今年屁股相对的坐不定,业余生活丰富了。回应去年的期望,我今年的变化主要是,出城了,远离了商业投资,学术能力增强了。不变的还是单身,和穷困。所以今年没能十分如初愿,说我完全不同了。不过这,并不会有什么好担忧。人生有停顿,失意,小挫折,不足为虑,只要方向对,不闭塞,努力一下生活就会好起来。

2016年终总结

久不联系的朋友再见总会互相问候下,记得我几乎都是那一句,老样子。新年要来了,如果问我有什么新年愿望,我现在希望来年有人问候我,我会说能说,我不一样了。其实人生的每一个分叉路口都有重大意义,这种意义随人的年纪增加而增加。想想年长了的人,他们抗风险能力的下降,犯错重来的可能变小,就能理解。我即将要步入中年了,接下来的任何一次抉择都将可能决定我能成为什么人,住在哪里,和何人交往,与谁结合。鸡年准备好了,回顾一下那所谓的本命猴年吧。

断翅云端飞

#断翅云端飞#

我在写完《女童鞋》系列和《当代爱情》系列后,就觉得意犹未尽,想回顾一下在深圳再辗转广州这十年一穷二白到底我在干什么,在追求什么……但由于动力不足,又有所顾忌,主要是孔子所说的不患别人不了解自己,自己做正事不必理会别人的看法,一直没有动手指。最近感觉又落单了,而且开始意识到被理解是重要的,来了劲就趁热写写。这十年我不是在钻牛角,但是我给人的感觉就是钻牛角尖,固执自己的想法。回顾这十年,我知道自己的选择不是也不可能没有错误,弯路不少走,但是我以为人生损耗还是比较小的,就是时间性价还是比较高的。我的文字开始收到零星的赞赏,但是我不以为自己的文笔很好,所以这一系列我真不知道以怎样形式来写,只是跟着记忆行,写多少算多少……

2015年总结

又一年落下帷幕,2015年我的创业计划没有停掉,虽然有人以为苏格拉底网已死。域名(sugeladi.net)还在我的手里,苏格拉底不会死。2015最大的变化莫过于下山入城,借用投资人公司办公室,将工作重点转向了代码开发。上半年还有一些学术研究,后半年几乎停掉了所有学术研究。这算是一个合乎自然的、客观需求的结果。我不可能长期留在山上,项目不可能长期只有文字报告。

说当代爱情

今天见了个女网友,下午我陪她陪到她离开的最后一刻,虽然其实我可以早点,但是受潜意识控制,我还是“缠”着她到最后,说明我生活和精神都需要个伴吧。她是我目前认识的女子里边让我最舒服的一个,舒服我指爱情匹配。虽然舒服并且这次是我主动邀约,但我并没有打她的主意,因为我料想到了困难,虽然不排除可能性。陪伴一下午在她离开后,结果也如我的预想的,认识加深,关系如故。回到家我想,如果我们都活在过去旧社会,或许可能很容易走到一起,因为那是个选择匮乏的年代,自由极为奢侈。但是我们在当代相遇,惺惺相惜尚不能保证关系长长久久,更何况我们还算不上惺惺相惜。这是上天跟我们开的玩笑,表面上给了当代人自由,事实自由依旧极为奢侈,选择太多有时候比没有选择更糟糕。想到这里,我悬挂半空的心落地还是无望。

什么叫内向与外向型人格?(未完)

尽管学术界有部分科学主义者宣称心理学研究是基于实证的,心理学是科学,但是也有不少心理学者也一致认同心理学理论根基不稳,心理学不是科学,只是前科学。我们可从心理学的部分应用领域的争论现象可以看出这一点,例如人格心理学中的人格分类研究与应用,学称人格或心理测量,俗称性格分类与分析。

二0一五 二月二日

随着阅历的积累,越来越相信那句西方谚语,就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主要原因我想是跟很多科学家推测的,人类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人的大脑没有怎么进化过;其次就是,我相信人的人格中,基因占很大的因素。说一句讽刺话,走在大街上的除了少部分人传承了人类文明和文化,习就现代人,大部分只是穿着光鲜的古人。我不敢说自己是个有文化的人,但是我越来越相信会有一个古代人跟自己极像。

文学的作用是什么?

第一,艺术的作用是什么?文学只艺术的一种;

人有吃喝等以外的非物质需求–精神满足的需求,艺术(各种类型和抽象级别的)能满足这种精神需求;

与物质吸收的对人生存和成长的不同一样,艺术也分为满足精神消耗和精神成长两种需求的类型;

另外艺术类型也可以根据质–活动载体、内容等进行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