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论成长方法

经常听人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明天像盒朱古力不知下一颗是啥味儿等对未来未知的无奈或赞叹。的确,明天的事儿谁能预测呢,活着本身就是种探险,我们能做的是要么积极思考面对,要么消极被动无奈。不过即便你选择积极面对还不够,因为什么事情都得讲求方法;有了方法还不够,还得有操作,用身体力行验证方法的有效性。可是我们最重要十年青春哪经得起一次不慎的小白鼠测验?人生成长不只是个永恒的话题。

我常和身边的人讲自己总结的成长方法论–分长短期目标,坚持并适当调整。有人赞同,但更多的是沉默,可以理解,毕竟太形而上了,应该再详细补充一下。

首先目标很重要。如果你连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些什么都不清楚是很糟糕的事情,后面的坚持和调整也是白搭。因为坚持是选择一个特定的比较窄方向走,调整也是局部微调。

目标分长短很重要,因为人毕竟不是机器,情感对人行为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机器只需要能量就可以不断向前开,而人要不断往前开的动力可不是用电那么单纯了,对学习的即时反馈是动力的一种。再者,短目标降低了你盲目选择的成本。

坚持更重要。现在社会公平自由,权势不再是继承所得,也不是武夫割据一方所得,权势与知识经验成正比。但如果听任感性分散自己的精力话,你的境界将很快上到一个高原水平,无法让自己的水平境界有更高的质的飞跃;必须理性的沉下气来坚持做同一件实事。

调整的需要是因为一开始的选择往往是有偏差的。

P.S. 我的这个“成长方法论”是在做一件妄想的事情,就是想试图控制自己的未来,技术化自己的明天。可惜这只是主观意愿而已。事实往往有无法预知的东西。

比如我说学习要有目标,有了之后又怎样怎样。这个有了目标只是一个假设,试想有谁能一开始能给出一个明确的可操作的目标呢?举个例子,比如我的目标是当个黑客,但是在我“当黑客”前我必须了解“黑客”具体涵义,也就是说,在达到一个终极目标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更优先的辅助性的目标需要先完成,我们称它“监督目标”。再又,一个“黑客”不懂数学,不懂CPU,不懂操作系统原理是很难想像的,这个表明了终极目标内包括很多“子目标”。子目标间共同系统地组成了大目标。子目标内也会有子目标,目标是嵌套的,层次化的,每层都会有一些“监督目标”,对该层目标完成的评价和监督;我们称子目标为look-inside,监督目标为look-aside。

我是小结出这个“成长方法论”,但我自己都没有成功,所以或许没有资格说教,可我用身体力行证明我的信念。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