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情感与自我

情感的局部放大

  这部动画给我的深刻暗示就是,生活中总有一些感性动物、现代社会的古人有意无意的把人的一个表面上很好玩的东西——情感局部的放大。人的情感不可以忽视,但绝不可以偏面的放大。动画故事人物的放大行为就是为了现实的我们不要放大。

如果理花小姐认清一下概率这个人生现实问题,就不会放大对那场意外事故的愧疚情感,就不会觉得对快乐也有罪恶感;一副忧伤缺保护状,惹起另一个情感的放大者 ——真山的演绎。如果真山掌握了爱女人更智慧的方法,并能意识到自己的局限,就不会放大男人体内正义情结,保护完大女人还保护小女人,在大小女人情感游戏中消耗着自己的青春,落得一声“这屋子大概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真山的迷惘不能杜绝青春少女山田的痴情,他的汉子形象更激起了山田这个典型的情感放大者对爱情情感的极致般的演绎。而山田,这个在众人拥护下成长的小公主更是白痴般成了小雏鸡,对真山有了刚脱壳时的认知,死活不肯把眼光转离这只“无情”的母鸡。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理花小姐的爱人安在,真山也一心一意保护着山田,这将会是场美好的大团圆。可惜,真正的生活是充满了意外。而面对这样的意外,情感的放大者得到是美好的大团圆反面,纠结纠结再纠结……

寻找自我

这部24集动画唯有竹本有比较完满的结局,他经历了一翻寻找自我的历练,总算找到了四叶草,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在还在神权统治的西方社会,生活那个被称为黑暗时代的人们,神的意旨就是他们活着的价值,就是他们的幸福;而同时代的中国,也有着国与家的道统为人们树立价值核心,中国人也用不着自已寻找活着的意义。但当时代的巨轮在不断的往前,当现代人喊着“老子天下第一”的同时,神也开始丢弃这个不可一世的二世祖,让他尝尝失落、迷惘和空虚的痛苦。人在争得了自由的同时也失去了信仰。没有了信仰,人就要自己确立活着的价值。所以现代人最大幸福莫过于寻找到自我!故事中的竹本正是当下年青人成长中寻找自我的典型缩影。

那么幸福是什么?怎么才算找到自我?在竹本尾随“北斗星”列车,一度陷入过去的泥潭,不觉坠入山沟。当他仰望那刚入夜的天空,满天的星斗,才意识到父亲已经随“北斗星”走了,而自己即便是经历了风风雨雨,手脚依然无恙。佛说,生命的长短不在于能活几岁,生命在呼吸间。不徘徊未来与过去之间,把握好现在,有这种自觉是寻得自我的第一步;而面对未来,竹本告诉我们一种精神——面对充满未知数的明天,心中有爱,内心也不会再空空如也。四叶草—— 幸福的存在不在本身,而是追求她的坚定的精神。

竹本佑太

相信很多与竹本一样有过不愉快的童年的人都会有类似的记忆和性格特征——内向、沉默、自卑和敏感。竹本也在《蜂蜜与四叶草》中经历了有别于其他主人公的寻找四叶草的历程。竹本的迷惘想必在痛失父亲的那一天已经开始,以致于儿时就有了奇怪的想法——骑脚踏车头也不回能到哪里?他上美大也不是为了追寻心中的理想,而是为了填补妈妈的那句“不用想我的事,可以想自己的事了”所勾起的一直存在的内心空洞。在美大虽然觉得很幸运的爱上了阿久;可是阿久的出现并没有解答他骑脚踏车头也不回能到哪里,反而平添了几分无奈,因为有一直盛势凌人的情敌。毕业弥留之际,爱情和职业的挫败,更让他倍感对时光流逝恐惧和对自己存在价值的否定。在这样的状况下,竹本踏上了寻找四叶草的旅程……

P.S. 在这部动画小说中,如果问我喜欢哪个人物,我也会跟大伙异口同声说是森田,因为他太可爱了。但是如果问我想成为哪个人物,我会说,就是那在故事中出现不多的被称为程咬金的宫野。因为竹本有我很多的过去,我不必成为他,我已经是他;森田虽然可爱,但是他太不可理喻了,很难想像现实生活中会有这样的人;而真山,则虽然是很多女孩标准的成熟的好男人,但是我觉得他太狭隘了,我不屑做标准好男人;而外表风流不羁内里温柔细心的宫野,有着深刻的洞察力和独当一面的经济能力则是不错的选择。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