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010年总结

翻开去年总结文,感觉有如昨天出!我问,怎么这么快又要总结了?!如果说09年还留有些许08年那无知者所具有的勇气的余末,指天定诺,今年我想说,我心情有点复杂。因为我看到闭关的尽头而未能到达,定下目标只完成了一部分。如果有人要我定一个固定的目标,我应诺而未能达到,我应该羞愧;如果老天问我尽力而为,我问心无愧。我思想很左很硬,原则底线没人谁能打破,我愿意为我的言行负责,甘愿承受任何苦痛,不道一声。因为孟先生说,X降大任于我,苦我心志,劳我筋骨,饿我体肤,空乏我身,乱我所为,无非都是训练我的心性,增进我的才能。吾有失我有得,何怨可道。

虽然相对于往年,10年要苦上一倍,也曾一度的彷徨过,但总的来说,还是挺充实的一年。今年有了很多新的生活体验,有了一个的独立博客,有了一次具体的Liunx实践,对前时期积累的经验和知识有了更深的理解,更多的实证,也很不幸的有了一次与慢性病抗争的经验……

回到老问题上,截至此文为止,我的简历已经作了二次的更新,并开始新一轮的投递。去年今日我只看到闭关,今年的今日我是真正实践着走出关门,因为再经一年沉积,我在我所追求的领域已经有了一定的能力。

学业

10年年初我已经零星的看一些内核驱动代码,但对到底离实际岗位要求有多远,还是相当的不确定。春节过后,我感觉到面前的无底潭还是不知道有多深,料想到可能会是旷日持久的,不能靠朋友靠下去,于是寻求自救机制,启动所谓的曲线救国计划——兼职学习(详细猛击这里 )。两个月左右以后,兼职没做成,但是为其而做的准备却让我收获不少,看这里。当时我有两个主要的目标,第一是搭一个wordpress博客;第二是初中数学研究。前者让我有了一次逻辑学、语言学和系统论混合实练(点 这里);后者让我有了逻辑学和系统论的二次混合练习,见下图。这个图初看非常的杂乱,因为它是初稿,也见证当时我研究的过程。大家注意上面的标签数字,它代表一种范畴描述类型,一是属,二是种,三是元运算,四是体运算;属种这里不解释,对于桥,建桥是元运算,用桥是体运算;在数、式和方程的分支还没有明确的归类,但到了函数我已经明显的发现了这种规律。

初中代数-点击打开

这两次实练使我对学习,对教育有了更深的认识,看这里的“学会逻辑学”。另外我还小结了二篇关于[如何学习]的博文,看这里这里;和一篇关于系统有机结构的博文,在这里[注]。这里的学习都不是与我的职业直接相关的,当时我就写了一条微博:“我是学习专业的,现在在实习学习”。我不能说现在自己已经是学习的能手,但经过以上的学习的学习后,我感觉自己练得更强的对信息进行辨别和评价的能力。举一个非常简单的实用的例子,辨别一条百科词条的质量可以看它的第一句话的描述是否是属加种差定义。维基百科基本上是,中文百科很多不是。这方面的内容很有价值,有机会再写。

注:文章写得还是很唐僧,很粗糙的,于别人的价值如何未知,但它直接指导我的后继学习。

六月份后,操练过学习方法的我开始回到专业,对Linux内核进行新一轮的研究,直到九月底,成果之一是六篇博文:

有了这些底子后,十月份我先后安装了Linux系统和购置一台开发机器,开始抛弃windows,全面进入Linux世界。两个月后,在元旦前后,我成功的在开发机器上完成了两个简单的实验,报告在这里

what, how and why

再经一年的研究学习,我对研究和学习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去年我讲过我最大的收获是方法论,今年我的积累的一个成果是学习框架。如果08年是学什么,09年是如何学,10年则是学习的意义。这个很不巧的对上了学科研究的成熟层次——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研究框架。我讲一点框架别于方法论的地方,世界万事万物运作都有一定的模式的,在掌握了一个大的抽象框架后,当我遇到一个新事物新现象的时候,我可以将它往这个框架上套,总能找一个理解的支点,迅速掌握新事物的本质。这些有关学习和研究的理论,我手头上还有一些研究碎片,估计也已经相当相关的文献存在,感觉很有价值很有意思,也感觉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目前我只停留在积累期,很多结论也是“我以为”,不严谨不系统,可是目前真没时间,存在严重的问题得优先解决。

穷途潦倒

谈完学业,再说说我的生活。10年用一个词形容我的生活,莫非穷途潦倒。潦倒失意其实倒没多少,因为我并没有非得意下如何不可,只认自然努力就好;但穷途无路却是实在实在的。10年前我已经把朋友的面子吃光了,在三月份的时候我面前有两条可走,第一,吃亲戚的面;第二,找兼职做。在计策时我毅然的选择了后者,我正经八百为做兼职做了很多准备,但两个月后因一个情况出现,我不得不选择前者。在写此文的时候我已经深圳妈妈家白吃白住三个月了。那个情况就是我得了所谓的职业病——慢性咽炎。

还记得08年我喜欢上数学的时候,说了一个句话,我说我已经走出最困难的时期。谁知道,那只是个心理的难关,我还没有过生理的难关。在10年的下半年,咽炎使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出现颓态。在那段日子里反复出现我脑海的一些词是,彷徨无助、强驽之末和行尸走肉。我可以接受饿肤受冻,可以接受寂寞孤单,可接受辱骂奚落,但我不能接受我的精神只有原来的80%,不能接受隔三差五的头晕头痛,因为做不了事让会我空虚,会相当的痛苦。有人可会疑问,有病就治,有啥好苦的。不说在这些日子我为自己筑起墙头,不愿意寻求外界帮助,就说这是个慢性的,长期积压的状况,亚健康也不好治。总之,生活在考验着每一个人,我,亦逃不过。

情感

10年情感延续空白。及上可猜,10年我的生活基本色调是灰色,无心于这方面。有豆友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快不快乐的问题”,我表示非常的认同,并且,我也很久没有想过想不想谁的问题了。有点麻木,我不走出去,也不会有人有机会走进我的世界。其实这种状态有点拖拉,甚至是恶性的循环。爱情的力量有多大的我无真正体验过,但它的出现绝对给我的生活注入一剂激素,让我的事业和健康往上走,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提不起劲儿做事,不注意生活,把这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无限的拖延。生活不全自由,皆因总有这样的不可调和,至少短期内不可调和的矛盾。

说无心于情感,那只是我那一贯的人性悲观论在作祟而已;我无时无刻渴望着爱情的到来,渴望有人为我的生活染彩。记得我和一个朋友聊喜欢的电影,说自己非常喜欢一部老电影,说看到某情节会感动到哭。朋友听罢好奇哭点,得知故事后以为哭点在于男主角与我有一些相似的经历。经历是一方面,具体哭点在男主人女主人初遇的那一场对话。我一直在努力,渴望得到认可,尤其是得到异性的认可。电影是已故导演谢晋的《牧马人》。

2011

最后,寄望一下来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寄望的了,数月的咽炎早把我弄得身心俱疲,搁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通向上班,一条通向地狱。地狱我不想去,或者我已经去过一趟了,学习研究已经不可能是我的生活重心,找工作占了第一位置。在搁下这支虚拟笔的时候,我已经面试了好几家公司了,正等消息,祝我好运。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