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011年总结

2012-01-02 18:09:40

2011谢幕。顺势而为,写下这篇年终报告。

去 年的总结我对自己的前路作了个预测,非此即彼的,此为上班,彼为下狱。结果呢?下狱。这一年“地狱”生活概括起来,充实幸福但不快乐。看着自己每天在成 长,我感觉生活是充实的;想到生活比我更不幸的同龄人,我是幸福的;但是,忧乐无籍,身体欠安等原因,我总是快乐不起来。另外,再加上物质资源的进一步的 枯竭,我过着一种比10年更低质量的生活。这种低质量的“地狱”生活是怎么样的呢?受限于文笔力,接下来我尽量在适合的地方用客观的语言为没有游玩过地狱 的小盆友介绍,好让你们某天也构想下来玩一玩。

2011坚持渡己

我的求学耕耘路并不是像去年总结中臆想的那样,能在2011年初 收获一份小小的回报;各种客观事实证明,我存在某种乏缺,说不清是什么,姑且叫成熟度吧。这种乏缺注定了2011只是2010的一个延续,未能成熟到收获 一份硕果。于是略去过程,2011表面结果与2010一模一样——单身、待业和生活窘迫。而生活过程就如我的生活质量下降一级一样,更加的孤立和封闭。基 本上像庄周所描述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自己关起门来,读书思考写字,没有世俗社交,最多在豆瓣网上逗俩小盆友玩玩,安慰那孤单寂寞的小我。

面 对这种年复年的非人生活,我和别人开玩笑说,我是个苦行修练的XX居士呢;别人反问,那你怎么那么好色?于是我说我是个看破红尘的现世隐士,别人问,那你 怎么住在大城市?这种刻板拷问让我想起了济公被斥为僧不应酒肉穿肠。济公的解释是,他人修口不修心,为我修心不修口。渡人渡己的核心是内心,生活方式我认 为不重要。我更确切的身份是一名理想志士,我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我的理想是什么?我要过我爱过的生活,我不愿意与现实全面妥协。

不知不 觉,这种孤立的求学奋斗生活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即便我的命运如此不顺,我的精神依然是很自信的,甚至为自己的成长感到自傲。但我不会把自己的自信与命运 不济的矛盾归结为所谓的怀才不遇。怀才不遇只是庸才的自恋的安慰,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抱怨。因为怀才与不遇在逻辑上是不通的,是个悖论。不遇的更大可能是无 才,至少有所乏缺。我必须能客观认识自己,不然活不到今天。

学业

今年的学业可谓一波三折。先是年初设备驱动转C通用,接着觉得C 通用偏软转向8051(单击这里),接着发现8051门槛过低应用领域过窄转回设备驱动,然后又觉得光有设备驱动的经验,竞争力不够,补学内核移植……最 后到年底12月忽然发觉有了创业的想法,然后发现C通用是最具投入价值而回归C通用(看这里),现在正在学习算法和数据结构,并在写一些实用程序。

用 了一年的时间,从C通用又回到C通用,这不是瞎折腾么?我承认折腾是有,但没有瞎;因为我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走了弯路,但这些弯路没有白走,只是这些投 入未能在短期内获得直接回报。例如如果接下来我的工作主要以C应用编程为主,那么设备驱动的经验和知识将被搁置,但是对操作系统的研究不可能对C编程没有 影响;又如,如果没有研究8051,我不可能对汇编语言有深入的认识,从而也影响我更深入的认识C语言。

非专业

这一年折腾生活除 了夯实了我的编程基础能力外,还孵化出了两个可能改变我一生的东西:第一,创业的念头;第二,机理论。能孵化出这两样东西跟我的哲学基础有莫大的关系;在 哲学的基础上,学习的内容产生了创业的念头,学习的方式产生了机理论。前者源于博闻,后者源于对解题(学习和工作)的哲学拷问——以动态规划的学习策略构 建出一种学习和设计的理论框架,说白了其实就是学习和设计的理论。

创业的念头

在城市年青人的眼里,创业是个时髦的词。记得第一次 思及这个时髦与自己的关系是在五年前的一篇网络日记里。摘当时原话:“目前专注于自我的投资,不排除日后创业,但希望果子结在成熟时”。这个“成熟时”的 涵义很泛。在此以后的五年里,我没有感觉到“成熟时”的到来,直到今年深秋。当然此“成熟时”是否彼“成熟时”还有待验证,因为目前只产生的思想的果子。 当这个思想上的成熟时出现时,我感叹,创业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与其说我有了创业的想法,不如说对创业有了更多的认识。其实一般人的理解创业是狭义的 ——创办一家企业,生产一种产品丢向市场;广义的创业是指,用你的能力和爱好在能承担的风险范围内做有价值的事情。当这个事情涉及到一种有商业价值的产品 的时候,它便是狭义的创业。

机理论

一直以来,我除喜欢捣鼓计算机外,了解人性心理是我的一大业余爱好。过去囿于交际圈小,只能通 过一些理论图书和有限的阅人经验来了解人性。近两年来情感类电视节目非常火热,当别人在手指缝饭席间道德审判着这些形形式式的男女的时候,我却不知不觉拿 他们当小白鼠了。和很多研究实验室项目类似,当个案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研究者面临同一个问题,归类。我也一样。一开始我希望从既有心理学研究里借鉴经验, 可是,我未能从的实践派甚至理论派找到一个称心的分类方法。很幸运的是,得益于过去的逻辑学基础,约十一月中旬,我终究在多次山上的头脑风暴中总结出了非 常满意的性格分类法,并且从此掌握了科学分类法。

科学分类法
科学分类法

这 一出还没完,没想到科学分类法成了一条引火索,点燃了这两年来我思及有关系统论、认识论和方法论的思考碎片。将系统论(系统做功、体运算和元运算)进化为 更完整和成熟的机理论(解题、学习和设计)。用认知心理学的理论解释,分类法成为关键的新念,引起过往有关于系统论的认知格局全面的调节。相对同化新念, 认知格局的调节是里程碑式的。

机理论(解题、学习和设计)
机理论(解题、学习和设计)

关 于机理论是什么,它形成的关键和意义又是什么,第一,机理论简单分为机结构和机活动两个部分,目前对机活动——机解题(问题、能力及解题过程)总结的较 多;第二,逻辑学强化概念作为思考单元(研究对象)的重要性的认识,尤其是像“性格”这样的抽象概念;这一认识促成了科学分类法;第三,机理论的一大意义 是将学习过程与设计过程分开独立定性,进一步清晰化了解题的过程,促使艺术进一步的技术化。

生活

汲取了过去的教训,今年的生活在 继续学业的前提下,开始注重身体,基本不熬夜了,生活作息也调回来了许多,也坚持每天锻练,可是体质改善效果不明显,整体精神不佳。今年最大的精神不舒 服,除了身体忽冷忽热导致的外,一种理想主义者的耻感让我很不舒服。我的学业能度过今年基本上靠借钱。在多次内心惶惶地拿起手机拔响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没有 联系过的旧同学的号码后,我才感觉到我的理想主义是多么的无耻。为了消淡这种耻感,我必须过一种简朴的生活。花生米、鸡蛋和豆制品是我的主食,一周吃一次 肉;前半年的篮球,后半年的上山跑步。这样大半年下来,我的精神没有好转,也没转差,体重没有减,也没有增。说明人的体质与整体生活方式有关,单一的改口 或修作息效果有限。

孤独者的幸福

有人从味雷的刺激和鲜感满足中寻得快乐,有人从爱人亲人的需要和被需要的安全感中寻得幸福,有人 从各种帐户上的数字跳变寻得尊荣。作为一个孤独者,我有我的快乐幸福和尊荣。我的幸福建立在自我成长上。同是孤独者,台湾作家李敖先生在一次电视访问中被 多次问到生活最快乐的事情,他只回答两个字,性交。当时想不愧是李大湿,这么赤裸。我认同性满足也挺快乐,但我觉得知识增长所带来的精神满足胜于做爱,优 于撸管;因为前者必须有个对象,条件可遇可买但不可强求;后者,持续短暂,操之过急还会发炎。知识增长所带来的快乐独立、持久、稳定且健康。今年有三次比 较明显的快乐:计算理论深入(通用图灵机+程序)、科学分类法和机理论。

刻板思维

一个人在思想上的不成熟多体现为自以为是,哲学 术语叫主观。过去一直以非传统和激进自由主义者自居,特看不惯为数众多的传统保守派人士,总认为他们的生活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总自觉比他们成熟客观现代。 经这两年的生活体验,我发现原来思维刻板不是保守派人士专有的,成熟也不取决于思维的先进性。

作为一个典型激进完美主义者的思维,刻板思 维种种有:我来深圳发展一般都是住在关内的,住在关外还算来大城市么?结果当我搬到关外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关外诱惑少压力低,更轻松更适合自己;又如 07年的那次搬家,头一次准备自己开锅做饭,在已经有了一个烧水电磁炉的前提下,非得再买一个炒菜用的电磁炉和炒锅。过了段日子,当这个炒炉被小强强奸的 不行后,唷,烧水炉也可以炒呀;再过了段日子,当炒锅被我强奸的不行的时候,唷汤锅也可以用来炒呀;再过了段日子,烧水炉也支持不住了,唷,电饭煲也可以 用来炒菜!

再如关于素食荤吃。生活在城市的人大部分我想都是无肉不欢的,我对吃不讲究,但也去到了无肉不惯。孤立以后为了省钱,开始戒肉,但是还是生怕弱坏自己,也觉得不吃不自在,隔天还是要吃;后来钱包越来越瘪,然后逐渐发现两天三天一周不吃肉也死不了。

类似的刻板思维的突破的例子还有一些,经历这些经验后,我感叹原来一条生活选题可以多个选项的,而固执没有保守与激进之分,只有合适与否,客观与否之分。

沉重的转身

有 了关于刻板思维的反省后,感性的我爆发了。因为一个最具争议的刻板思维例子,就是究竟这四年多的闭关生活是否有错。感性我指着理性吾的鼻子训斥道:看吧看 吧,这是你的理性总结出来的结论!早说你不该这样的固执偏激,你那些理想主义都是些不切实际!害我这些年这么辛苦!!理性吾沉默半刻,反驳道:你懂个屁! 我认同成熟取决于行为的适度性,你以为这种适度的成熟可以遗传呀?!我们来世就有劫数,需要历练才能解除,历练需要代价!

谈到成长的代 价,让我想起了最近看的一套记录片《沉重的转身》,内容主要反省中国近代制度变革造成传统文化丢失,和重拾被革命派呐喊呼声所淹没的保守派的合理性。从这 套片子,我看到了一个国家在变革过程中的艰辛与阵痛,也联想起个人在这些年转身过程的中阵痛。我开始认识到过于保守,不变会痛;过于激进,变化太快也痛。 一个人真正的智慧和成熟是其行为的适度性,并且能客观认清自己的局限的同时接受对立立场的合理性。这么长时间,我是有点痛怕了,可是我也必须承认,我又不 是圣人,怎么可能一开始就有能力把握保守与激进发展之间的度呢。就如记录片中的五位保皇派人士,一代大儒学贯中西都未能掌握治国合适的度,上演了五场悲 剧。

天堂地狱人间

一开头我说让小盆友构想是否想要下来地狱玩一玩,并不全是在开玩笑。

在豆瓣网上我看到不少小盆 友有出国梦,以为那里是天堂。在我看来,天堂即人间,人间即地狱,地狱亦天堂。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天堂地狱人间都不在外边,天堂在我们心中,地狱在我们面 前,人间在我们脚下。正如理性吾所说,我们生来之初不可能传承适度的成熟。面对这个复杂多变的外界,无知的本我、固执的自我和阴暗的超我是我们生来的劫 数。“三我”可简单理解为,“本我”天然要我们吃,“自我”自然要求我们乐,“超我”势然要求我们戒。

我们一般是从天堂诞生的,但是三我会在不同的时期向我们施压,如果我们不做足准备,随时会失足堕入人间,甚至奔向地狱。因此,处境如何只取决你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力量抵抗三我。

三我劫数是命,面对它并不在于你是否选择,只在于你是否先知先觉而主动选择,还是后知后觉的被迫选择。

对 三我劫数早有认识,我主动选择解除它。我非常了解自己的性格,以自己这种激进刚烈的性格,如果为了暂时应付一下三我的压力,找份普通的程序员工作,找个差 不多的人结婚生子,那我可能在人间待上三五年,然后本我很可能爆发,奔向地狱。与其这样,不如我自己做自己的维吉尔[注],一个人先入地狱耗一段日子,不 要连累别人,待我有足够的能量抵抗三我时再回到人间,如果有幸遇到我的贝阿特丽切,再上天堂。

  • 注:三界、维吉尔和贝阿特丽切原型自但丁《神曲》。
  • 注:三我模型来自弗洛伊德《自我与本我》。

2012

2012期望很简单,希望及早回到人间。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