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012年总结

2013-01-05 20:48:27

2012 年,得益于一个风险项目,这一年终于可以不过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了。虽然由于是兼职性质,每月只能拿到千把元,但足以过点正常点的生活。没有了经济压力, 并且忙碌于项目研发,感觉这一年过得很快,特别的快;另外,这一年,身边的人有人结婚了,有人准备当爹,有人已经当了,有人淡出我的视线,却始终没有人给 我新生活体验,所以,这一年,即便我的事业算是有了点起色,感觉是,快但很平静。

2012年给我第二个感觉是,平静下却深藏了许多暗潮,因为这些年的积淀在这一年开始产生效应,结出了多种可能性果子。首 先,我的事业线在这一年发生了大跨度的转向,由“立志”当个严谨的白领转向自主创业。我生性内向,一直幻想当某企业CTO,觉得那低调自由且有权力,但在 这一年我看到了自己的成长和蜕变,从一开始的业余爱好的猜想,到真正商业产品的考量,再到企业运营条件的估摸,经历一年研究发展,忽然间意识到自己有可能 改当抵挡各方压力,独当一面的PM(project manager),甚至是Founder。这是一开始拿到这个项目时没有想到的,因为当初只想作一个副业,抱着末路穷途下尝试尝试的心态。

其 次,这一年,除了发酵了在商业上的可能性,还酝酿了学术上的可能性,因为在这一年我爱上了心理学,更爱上了哲学。过去一直有关注这两门学问,但了解的深度 有限,很不专业。这一年的项目研发的需要让我对这两门学科有更深的认识,这样给站在商业边缘的我推了一把,有可能把我推入学界。

总得来说,2012,算是初步实现去年的目标,准备回到人间,但是我向来很悲观,这里边变数还是存在,不能乐观得太早。

事业

我拿到的风险项目在五月份的一篇日记有提及([看这里](http://www.douban.com/note/213159581 )),因为项目变数很多,当时没有给项目目标定性;而元月底项目一期要完工,现在项目性质基本稳定下来。项目听上去并不新鲜,项目目标主要是人才测评,并 且只做人才测评中心理测量一块(暂时没有人工服务),还有一些辅助功能。这个项目目前经历了色、潜、苏三个阶段的演变,以下统称《苏》。

《苏》 脱胎于我对人格分类的研究兴趣。这两年,心理分析实践家——乐嘉的性格色彩理论非常的流行,我也对其作过简单的研究,发现其有一定的实用性,但是存在很多 缺憾。最大的缺陷是模型相当粗糙,人格怎么可能只有四种。这个理论在一线实践中有些效度,但只能作为辅助性手段(主要辅助心理应用实践,例如人力资源管 理),不能用于决断性的手段;而离开一线,作为通用心理测量用于生活决策,跟星相学一样的笼统、模棱两可和毫无根据。

我 意识到乐嘉的理论有提升的空间,并且在去年找到提升的可能方法(去年总结有提及),并一度设想可以做一个项目。机缘巧合的是元旦过后,我去广州找人借钱, 无意间跟廖生(《苏》的天使投资人)聊及我的想法,他有兴趣,于是我花了两天写了商业计划书,两度修改,就这样有点怯生生的拿到了这个项目。

《苏》 一开始只计划作为一个副业,业余时间照管一下,能赢利就好,不赢利就放着,或卖掉亦可;当时还有更看重的目标,廖生的公司有发展的野心,想自己研发产品, 邀请我的加入。于是,我抽了不少时间准备,看能否满足他们的需求,因为这个需求会用到我这两年学到的嵌入式开发知识,所以我也很感兴趣,非常看重这次机 会。可是,大概在五月份左右,我开始意识到,其实研发产品只是他们公司扩张的可选方案之一,因为在接下来几次接触中提及此事,已经兴趣大减;后来得知,他 们在想自己研发产品的同时,已经开始内部扩张,并且很快进入公司制度管理的瓶颈(所谓管理瓶颈,就是扩张带来的管理成本持平甚至超出扩张带来的效益),并 为之头痛。从中我也认识到,如果他们没有能力突破这个瓶颈,就不可能成长为一家创新型企业,也就没有承受风险的基础,我也不可能加入他们。可幸的是, 《苏》已经发展到有更多的活要忙了。

写下商业计划书一刻起,我就意识到这个项目有多少价值,能否成功,至少存 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的人格分类设想能不能找到证据。因为如果我没有能力论证我的猜想,再给业已为数众多的心理测量网站添加一个,并没有什么意义。所 以,拿到项目不久,我便开始加深对心理学的认识,很自然的选择入口当然是人格心理学。而人格分类模型也很自然的选择对乐嘉的模型开刀。但伴随着对心理学和 业界一些已有模型的深入了解(主要参考了MBTI和大五),我开始尝试创造新的模型。

人 格模型几经修改,逐渐精致后,论证的目标也清晰起来,于是我开始进入心理学的核心领域,而不仅仅是个性心理学。另外,我也逐渐认识到,这个项目的价值重心 不在于对人格的辨别,而更多在于对人格定性后在各种场合的应用。每一种人格都有自己长处,于是发掘不同人格在不同场合(尤其是职场)的潜力成为项目的价值 核心。

由人格辨别到潜力的发掘,我除了要为人格辨别找证据,还得为【潜力应用】找理论依据,例如,某种人格为什么适合某种职位?其实就是 匹配原理(在HR行业有很多不同术语表达匹配原理,如胜任力、满意度和关系绩效)或人格评估/评价框架。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左右,我还涉猎了经济学和法 学。涉猎的收获是,第一,认识到匹配原理可理解为建立【软性的】现代的婚姻和人才管理制度的依据;第二,建立了职位分类模型。

我在研发这个项目过程中写了大量的微博,从中可看到,其实我的研究是没有很明确的计划的。五月份起,心理学、经济学和法学交叉进行着。这个与我强大的发散性思维有关系。幸好,我的学习研究在两月一次的研发报告中得到总结,发散性思维得到收敛。

经 过近三个月左右的酝酿,在六月底,我开始研读心理学史,为论证打基础,因为在此前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开始研读一些前沿论文,发现由于目前心理学还停留在 【前科学】阶段,心智现象的对象是什么都争论不休,由此而建立的心理学应用的有效性更是无法保证。例如,目前所有性格测试、心理测量的【测量对象】都不知 道是什么(拿学界推崇的大五为例,大五本质是一种特质理论,“特质”远不是心智的本质),那就更休谈测量的效果了。于是我找到了真正的论证目标和研究使命 ——改进当代心理学学科的科学性。

其实,《苏》作为个性心理学应用,它的科学性的理论依据由个性心理学来提供,而个性心理学的理论依据由 理论心理学(也叫基础心理学)来提供,理论心理学目前还因为流派纷争,处于分裂状态。而在对心理学的一些流派的深入认识后(主要是精神分析和冯特的科学心 理学),再加上过去【计算理论】和【逻辑学】的一些经验和知识,我开始对心理学的一些核心概念进行猜想,例如心象是什么?是意识么?如果是意识,意识又是 什么?行为确切的涵义是什么。有了这些猜想后,为了论证他们,我的研究方向进一步的转向,转向心理学哲学、科学哲学、知识论,甚至是年底的本体论的研究。 我的研究过程大概是如下这个样子(时间上并不能精确到月):

四月份对个性心理的猜想而进入人格心理学,猜想人格分类方法;六月份对人格心 理学的猜想进入基础心理学,对人格本体的猜想;八月对基础心理学猜想进入心理学哲学,对心象本体的猜想;十月份对心理学哲学的猜想进入科学哲学(知识 论),对学科(科学)本体的猜想;十二月份对知识论的猜想进入本体论研究,对知识本体的猜想。

当我进入科学哲学的研究后,其实我已经跳出 了心理学领域,进入了哲学领域,我要论证的不是心智,而是科学。因为心智是潜在的事物,无法实证,关于心智的假说必须使用非实证的方法来确证,我要找到适 合心智研究的方法。另外,在以上一连串的研究转向过程中,我发现重复出现一个模式:当我在对【当前学科】的一些理论进行猜想后,必须为这些猜想去【更基础 的学科】那里找证据,而在我进入【更基础的学科】后发现并没有我想要的证据时,继续在这一门【基础学科】内猜想,然后继续向【更基础的学科】去寻找证据。

项 目进入十月份,在我开始研读西方哲学史的同时,项目进入实践阶段——具体规划和设计阶段,包括分析策划网站功能需求,并设计相应的数据库。项目进行了三分 之二的时间,我才开始实施网站的具体设计,原因有二。第一,调用足够的时间作项目可行性分析,这是风险项目必须的重要的一步,如果这一步不通过,后续的开 发工作都是徒劳的;第二,开发这种的基于数据库的网站程序是我的老本行,在技术上没有难度,技术实现不需太多时间。不过呢,我还是没有选择曾经熟悉的技 术,而是选择开源世界的PHP+MYSQL。因为毕竟拥抱LINUX好几年,没理由还会回到WINDOWS的牢笼。事实上,不但新学了PHP和 MYSQL,我甚至把WEB开发用到的技术都复习了一遍,包括HTML,包括HTTP,甚至包括前端技术。

截至十一月份,我都没确定项目 的最终名字,只是想过可能会与潜力或人格有关,后来在十一月的某一天,灵动想起苏XXX的一句格言,然后觉得这个名字非常满意,于是查了苏XXX的域名, 幸运的发现顶级域.NET的没有被注,毅然下手抢注(苏XXX是什么,待入进内测阶段再公布吧)。现在是一月份了,《苏》如愿进入编码阶段。

关于《苏》再说两句

这个项目有很好的失败的潜质:
第一,从一个普通程序员过度到项目经理,这个跨度有点大;
第 二,项目可用资源有限;由于是猜想性质,拿到的种子投资非常有限,只能由我一个人完成所有的研发任务。一个人执行一个项目,我需要的远远超出一个项目经理 的能力,市场调查研究跟踪是我,产品规划分析设计是我,程序开发部署维护是我,甚至连网站前端设计也是我,这是对我的学习能力的极大考验;

第 三,项目产品的高风险性;虽然我自信能成功论证的对人格的猜想,产品的效度会比乐嘉的性格色彩要高,理论模型也会比业界流行的MBTI和大五人格要好,但 是理论的好与坏与能否做商业产品没有直接对应关系。人格与行为还是很复杂的现象,某人是否具有种某能力,或者某人在具体生活中是否有某种稳定的行为,只可 以测出其可能性,不可能下决断性结论。人格的相对稳定是不可置疑的,但是每个人的人格稳定性程度是不同的,更重要的是,人格特质与最终实际的人的行为之间 还有环境因素;例如现在的社会或企业家对创新人才如饥似渴,如果一个员工成功创新一项产品有十个因素,人格判断只会是其中一个因素,认清并控制这个因素当 然好,当然有价值,但是,客户(包括我们自己)怎么评判这个价值,这是这个项目很重要发展因素,并且是很难控制的因素。

此 外,之所以性格色彩、MBTI和大五人格在业界能够立足,最重要一点是,他们是将理论结合到一线实践中去,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实际的人工服务;产品的 实际价值不在人格分类,而在于面对面的一线咨询服务。而我本人对做一线,没有兴趣。除非有人有意合作,那已经不是这个项目的性质(不是我主控)了,因此按 照目前项目的定位,即便我提供的模型能科学一些,也岌岌可危。因为作成商业产品,客户不买账就有可能等死;作成娱乐或学习产品,看流量卖广告,有可能半死 不活。

第四,论证的人格模型是一个纯理论,怎么将理论用于实际,这是个问题。例如,我能准确给出测量的对象,但测量的方法有哪些呢?人格 是个潜在的存在物,抽象间接,只能通过调查问卷统计分析,还有什么方法呢?统计学因素分析?个案调查?每一个都是障碍。而《苏》目前只考虑使用机器问卷, 没有人工咨询,这个商业模式能否有效,目前还是个迷。

第五,第一次创业。

当然这个项目也有成功的潜质,那就是我的热爱和坚持。只要我能够找到一线实践到二线理论之间的价值平衡点,是可以将这个项目经营下去的。

学业

年 初的三个月, 我还有研究Linux的嵌入式应用技术,但当《苏》从副业变为主业后,我开始与追求了三年的嵌入式开发渐行渐远,这个结果不无讽刺,可理解为一次自我投资 的失败。这次失败原因有好一些,第一,油尽了;第二,嵌入式项目对我一个人来说太大了,没法独自创业,又没能拿到实习的机会。《苏》的出现让我对自己事业 有更多的看法的同时,我的学业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正如前面的所言,对心理学和哲学有了更多的学习,对学术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总结开头我 说今年爱上了心理学和哲学,其实一直对心理学和哲学有研究,但只能谈喜欢,说不上爱,因为不专业不内行。要谈爱上,只能说我的第一专业,计算机科学 (CS)。爱上一门学问并且把它作为自己的生存事业,进行谋生,换取偏物质的回报,这是技术;如果是把学问作为自己的志向,进行追求,换取精神回报,可算 学术。前者是我对CS的态度,后者是我对哲学的态度。

学术是什么,学界是什么样的地方,过去对其的认识不多。但是,过去我曾多次写字提及 学术,并且连博客的名也有“半学术”的字眼,可见我的潜意识里有对学术的尊崇和好奇的情结。就是因为一直对其认识不多,一直与不知情的人一样,对学术存有 偏见甚至不屑,偏见说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不屑的说吃不到的葡萄根本不需要吃,也能活。

学术是什么,我现在也不能说出多少深刻的理解。但 是为了论证我的人格分类猜想,经过近半年的哲学研究和心理学研究,至少知道了那些大学教授,研究生们每天都在做些什么。还有,我对学界还有了一些新认知和 感叹,例如学界是真正人类文明传承的地方;例如要表达一个观点,不但要言之成理,更要言之有据。

随着对学术有了更多的认识,我发现自己有 一只脚尝试踏进学界,因为渐渐意识到这个研究项目对我的另一层意义。其实对我来说,论证过程的意义是大于论证结果,因为论证结果的意义归项目本身,而过程 意义归我本人;另外,论证的结果对学界的意义大于商业界,因为论证的结果不但涉及心理学应用,还包括更基础的哲学学科,哲学基础之上的其他学科均受到‘波 及’。

有了这种意识,我想到如果猜想被论证成功,我可能会一脚踏两界,即使不成功,论证的过程会让我有资格留在学界尝试发展。越发发现自 己很适合做研究,所以也曾一度构想是否考虑考个研究生读读。但正如我所料的是,经进一步了解,以我目前的背景是跃不过制度壁垒的。我连四级英语都没过,更 没有本科学力的证据。后来再想到,其实读研最后无非就是写篇前沿论文,那我就直接写论文得了。当然,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所以一般研究生要爬的坡我也 要爬,一般研究生要打的基础我也要打,我不能指望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能写出一篇有价值的论文。

生活

今年的生活模式跟去 年差不多,当然,吃得丰富些;身体方面,虽然还是坚持每天锻练,但明显不如去年关注了,也不怎么上山,就晚上打个篮球,跑个马路。因为我逐渐的认识到,其 实人体是异常复杂的事物,慢性咽喉炎长期不退可能只是我步入了中年的一个信号而已,并不是什么职业病,也不是我身体有多么的差,有多么的不注意身体。当然 也可能按照中医的说法,亚健康是身体长期在不利环境活动,体内器官的损伤累积到一定程度,进入虚弱状态的结果;由于环境的不变,没有恢复的环境而不能恢复 回健康状态。经常性的精神不佳加上头痛很是让我苦闷,过去一直以为生活作息的原因,调理慢性病的生活环境和精神环境都被忽略了,或者说因条件限制不得不被 忽略掉了。现在虽然对调理有更多的意识,却想来想去觉得没有改善的动力和条件,只能很无奈说一句,今年先就这样了。

情感

情 感生活方面,今年继续的单身。大概在八月份的时候《非诚勿扰》出现不错的女生,感觉有点憋不住了,于是冲动报名参加活动,可是先后报了两次,没果。被拒理 由我觉得可能是他们认为这个人,其貌不扬,其事不详。我为了参加活动,精心准备了一下,写了拍摄的脚本,因为我又不唱又不跳,实在无才可展,心想就来点实 在的吧。可是,脚本还如我一贯的风格,抽象精简,此所谓我事不详吧。后来发现主要的原因是,我貌不扬。这个貌不只是外貌,更多是我的背景,导演问我,我连 个职业都说不清楚,一场面试一百几十数号人选三两人,怎么能选上你。本想继续的报,后来觉得还是等等再说吧,上去了也有点本末倒置,因为如果找一个外地 的,估计也没法交往。等项目稳定点,我再积淀些底气再上吧。

摆 脱单身,不但我需要,家人也需要。等了这么多年,家父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每次回去总跟我唠。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他很可怜,大半辈子劳劳碌碌,没过上多少家 庭生活,近晚年才算是找个伴,但迟迟盼不到儿子结婚;其实在情感上,我觉得自己也很可怜,我的可怜是被这个可怜人给的。造成这种局面,一方面他自己得承认 有责任;另一方面是这个大时代的原因。自由恋爱,城乡激剧进化,注定了进步的代价要以我们这些边缘人和边缘人的父母的精神苦痛来换。

2013

2013年,希望《苏》二期能拿到合理的最好充裕的投资,而我的生活水平有进一步的提高;其次,希望《苏》发展成熟并进一步壮大,并且能有幸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尝试创办一家XXXX计算机系统开发有限公司。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